唐朝咸亨年间,吐蕃屡犯中原,边关重镇连连失守,唐高宗李治急得团团乱转,命兵部出榜招贤,谁能将蕃兵赶出边关,封官重赏。

重赏之下必有勇夫。招贤告示一出,各路英雄纷纷报名。经过几场比武,一个叫李飞的人被选为征西大将军。

这个李飞是昆仑山人,自幼与师父在深山之中学艺。师父死后,李飞也没离开深山,和师妹英儿结为夫妻,在山野之中以狩猎为生。最近两年,吐蕃时常进关骚扰,害得山民整日提心吊胆。李飞看在眼里,恨在心上,决定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下蕃兵。就在这个时候,有山民说京城正在出榜招贤,求武将征讨蕃兵,李飞就走出深山,到京城去报名了。

临走的时候,英儿送给李飞一双鸳鸯鞋垫,说那双鞋垫是她下了蛊的,穿上它杀敌可有万夫不挡之勇。李飞知道英儿得到过师父的蛊术真传,就把鸳鸯鞋垫带在身上,骑上快马上路了。

李飞被选为征西大将军之后,派人给英儿送了一封信,就领兵1万,挂印出征了。到了距边关10里的黑风口。李飞命令安营扎寨,派使者给蕃兵主将送去挑战书,他要和蕃兵在黑风口决一死战。

蕃兵主将名叫论钦陵,也是英勇善战,武艺超群。自入侵中原以来,他屡立战功,攻城夺寨,无人能敌。现在,论钦陵正在营中养精绪锐,准备一鼓作气打进长安城。

就在蕃营之中,论钦陵准备了七七四十九名绝色歌妓,每日选一名歌妓与之狂欢,苦修“阴阳神功”。随军巫师说了,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论钦陵的“阴阳神功”就能练成,到那时,论钦陵更是如虎添翼,在万马军中取敌将项上人头如探囊取物,直取长安更是易如反掌。论钦陵高兴啊,因为蕃主说了,如果他能攻下长安,就封他为唐王,偌大中原就归他。

论钦陵正做着唐王梦,李飞派的使者给他送挑战书来了。论钦陵一看,顿时大怒,“来人呢?抬刀备马,随本将军出兵!”话音一落,巫师走上前来:“将军,不可妄动啊!你的阴阳神功还差七日才能修成,现在出战恐难胜敌,还是派别人去吧。”论钦陵一想也是,便派一名副将点齐3000人马出兵迎敌,他高台之上观敌了阵。

李飞听说蕃兵派将迎战,也点了3000人马出战。两军对垒,主将先行。李飞提刀在手,飞马来到阵前,大叫一声:“大胆蕃奴,胆敢占我大唐疆土,哪个是主将,还不过来受死!”蕃兵副将一见,打马上前,二话不说。与李飞战到一处。

李飞不愧是一员虎将,只一个回合就砍下了蕃兵副将的脑袋。当官的一死,当兵的可就乱了,李飞一声令下,唐军杀向蕃兵。论钦陵一看不好,赶紧命令鸣金。李飞带兵一路追杀,把蕃兵逼到了20里之外的大本营。

一连三天,李飞每日带兵叫阵,只要论钦陵派人一出来,就被李飞杀得大败,蕃兵就会后退十几里。几个月占领的地盘几天的工夫就让李飞给收回了。论钦陵气得够呛,可自己又不能亲自出马,便请来巫师想对策。

巫师说,他看李飞那样子,好像是用了什么巫术,但他一时半会儿还搞不明白是什么巫术,最好派个探子到唐营之中打探一下消息。让谁去好呢?论钦陵选来选去,选中了一个叫妖妃的歌妓。这妖妃通汉话,会来事,让她想办法打人唐营,定能把李飞的底细探清。

妖妃领命之后,趁着黑夜出了蕃营,躲在了唐营附近。天亮之后,妖妃谎称自己是山民,蕃兵杀光了家人,她无家可归,投奔唐营。李飞见妖妃说得可怜,就让她留在军营之中帮着做饭。

这晚,妖妃借着给李飞送饭的机会,在大帐外偷看,发现李飞从鞋里拿出了那双鸳鸯鞋垫,嘴里还叨念着:“爱妻呀,你的这双鞋垫真是管用,穿上它,我杀敌不费吹灰之力,这样看来,用不了多久,我就能把蕃兵赶出边关了。”妖妃点了点头,闹了半天,李飞的秘密就在这双鞋垫上,我想办法把这双鞋垫偷走不就是了?

妖妃走进大帐,把饭送到李飞面前,施展“迷魂大法”,唱起了李飞爱听的山歌。歌声一起,李飞的魂真的就飞了,他想起了深山,想起了等他的爱妻英儿。再看妖妃,好像就是自己的爱妻英儿。李飞控制不住自己,上前抱住妖妃,缠绵上床。就在这当口,妖妃已把鞋垫偷到手里。就在李飞欲火中烧之时,突然浑身一抖。醒了过来,他赶紧推开妖妃,揉揉眼睛,“你,你刚才唱什么歌?这里是军营,不能唱山野小调,快快出去吧。”妖妃低头称是,退出大帐,连夜赶回蕃营。

妖妃把自己听到的情况和巫师一说,又把偷来的鞋垫交给了论钦陵。论钦陵拿着鞋垫看了看。说:“这鞋垫有什么特别?”巫师看看鞋垫,点了点头,说:“这是一双下了蛊的鞋垫,穿上它可使人的潜能发挥到极致,我知道李飞是昆仑山人,而昆仑山中有一种奇特的蛊术,以五毒作饵,坛中炮制,经九九八十一天之后,五毒互相残杀致死,留下的浓浆则是毒中之毒,下蛊之人口念咒语,将毒浆浸于物上,那物便可随人所愿,这鞋垫定是被五毒之蛊浆浸过,下的蛊咒是‘克敌咒’,因而穿它的人会有万夫不挡之勇。将军,李飞没了此物,便不会像从前那样英勇,而你若是穿上此物,再加上你的‘阴阳神功’,则会有百倍神勇,杀退唐军,攻克长安,指日可待了。”论钦陵一听,哈哈大笑,“好,明天我的‘阴阳神功’就修成了,待到午时我亲自出马,砍那李飞的脑袋,一鼓作气,杀进长安!”

第二天午时,论钦陵果然亲自出战。李飞闻报,也提刀上马出迎。只是他发现那双鸳鸯鞋垫不见了,但他并没有慌张,他心里有底,不穿那双鞋垫,他一样能战胜敌军。

敌我双方一字排开阵势,论钦陵提着大刀冲到李飞近前,大刀往前一指:“唐将,你的鸳鸯鞋垫已到了我的脚下,你的巫术没了,还不下马受降?免受一刀之苦!”李飞冷冷一笑,“我杀敌凭的是报国之心,鞋垫只是爱妻的一份心意,你穿我的鞋垫成什么体统?快快过来受死!”说罢,飞马抢刀杀了过去。论钦陵一看,这小子还真不怕死,也大喝一声,催马迎战。两把大刀磕到一块,发出“当”的一声巨响,论钦陵顿觉五脏俱裂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论钦陵心说不对,我的阴阳神功已经修成,又有鞋垫巫术在身,怎么会感到浑身无力呢?我这一提真气,不但没把真气运到刀上,反倒觉得气炸五腹了,李飞力气再大,也不至于让我一刀吐血吧?论钦陵正想着,李飞的第二刀已经过来了,力劈华山,将论钦陵劈为两半,尸身跌落马下。李飞大刀向空中一举,“弟兄们,给我杀!”

李飞杀了蕃兵主将,唐兵也来了精神,呐喊着杀向蕃兵,直杀得蕃兵丢盔弃甲,仓皇逃窜。李飞带兵紧追,把蕃兵追出关外,又杀出40里,才收兵回营。

从那以后,边关要塞便扯起了“李”字大旗,蕃兵见了,再不敢进犯。都说李飞带的兵是天兵天将,无人能敌。

皇上听说李飞打了胜仗,把李飞调回京城重赏,封他为节度使,镇守边关。李飞谢过皇上,说他只是山野村民,当不了官,什么时候国家需要,他什么时候再去打仗,他的爱妻还在家里等他,他得回家了。皇上一看,只好赏李飞黄金万两,派兵护送李飞回乡。

李飞回到深山,把大部分金子分给了穷苦的山民。他把鸳鸯鞋垫交给英儿,说:“爱妻呀,你这双鞋垫真为我立了功了。”英儿看看鞋垫,突然脸色大变,“相公,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,现在你的武功已经废了!”李飞愣了。“爱妻,我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呢?我的武功还好好的呢,你看。”说着,李飞抬手一掌,劈碎了身后的一块石头。英儿说:“不对呀,这对鸳鸯已经变黑了,这说明你沾了别的女人,而我当初给这双鸳鸯鞋垫下的蛊根本不是什么杀敌之蛊,而是忠情蛊,如果你对为妻不忠,蛊毒就会发作,令你武功尽失,无法打仗,只能回乡。你既然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,武功也没尽失,这鞋垫上的鸳鸯怎会变黑放毒呢?”李飞一想,笑了,“一定是蕃将与49名绝色女子练成的‘阴阳神功’令鸳鸯鞋垫的忠情蛊毒发作,使蕃将武功尽失了,我说那家伙怎么那么老实让我宰呢!”李飞把论钦陵派人偷了鞋垫,又穿上鞋垫和他打仗的事说了一遍。英儿一听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但她也有点后怕,万一李飞对她不忠,再上阵迎敌,他的命不就没了吗?想罢,英儿握住李飞的手,说:“相公。对不起,你上阵杀敌。为妻不该下忠情蛊,为妻自私,只想着自己,险些把你害了。”李飞抱住英儿,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话是这么说,可李飞心里却跳个不停,心说,多亏自己那晚醒得早,没中妖妃的“迷魂大法”,不然的话,自己的脑袋说不定早就搬家了……

相关文章